TEL:0755-32882616   公司简介 - 委托交易 - 收费标准 - 汇款方式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站点地图

设为桌面图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IC型号

行业资讯: 行业动态 | 新品推荐 | 行业知识 | 行业统计 | 市场分析 | 政策法规 | 展会信息 | 财富品味 | 企业管理 | 国内企业 | 国外企业
   当前位置: IC37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内企业 > 雷士照明与阿里巴巴 马云对吴长江说:看我的!

雷士照明与阿里巴巴 马云对吴长江说:看我的!

类别:国内企业  

“你是这个企业的父母,你要掌握这个企业的未来。股东永远是第三位,(资本)永远是舅舅,买奶粉的钱不够就借一点。”马云这番话雷士照明净身出户的创始人吴长江可能没听过。

雷士照明在吴长江带领下有过不错的辉煌历史,但也有很多纷争、从2005年的第一次下课到这次与王冬雷之间的“控制权”战争,雷士照明不妨看看阿里巴巴在马云的带领下如何踏上首富之路的,又是如何突破这些问题的!

1999年-2014年,阿里巴巴从杭州湖畔花园小区走到了纽交所,让员工成为百万甚至千万富翁,让投资者赚得数百倍乃至上千倍的投资回报……阿里风光的背后,是一场场风云莫测的争夺与博弈。与雅虎的股权之争、支付宝事件的信义之争、建立合伙人制度的控制权之争,浓缩了阿里15年的发展历程。

关键词:股权

雷士照明股权之争

2005年吴长江的第一次“下课”,其实早在2002年就初见端倪,关于吴长江喜欢赌博的传闻,也是在这个时候就有了痕迹。有传言吴长江层从公司账上拿钱去还欠下的赌债。雷士创始人因此决定稀释其股权。

雷士于2002年进行了一次股权调整,三人均分股权。之后,吴长江自己成立了工厂,使用雷士的品牌和渠道,生产其他类别的灯具,雷士的部分员工也转投到吴的公司。

吴长江对于这一行为的解释是,他自己做的产品与雷士本身产品没有重叠,不影响雷士的发展。最终的解决办法是,吴的这些产品向雷士缴纳3%品牌使用费。

三人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期间还传出雷士厂区曾于2004年被放贷者围堵,来追讨吴长江欠下的巨额赌债。直到2005年吴长江再放豪言,雷士销量要翻倍,并要于7月在美国上市。

三人对于雷士是否发展过快产生严重分歧,且矛盾已然公开化。胡、杜两位创始人在雷士经销商前,以公司章程为由要求吴退出。吴长江当场表现冷静,还建议胡、杜二人在他走后应召开“维稳”大会以稳定军心。

结果就在慰问大会在成都召开的当天晚上,吴长江在惠州举行经销商大会,现场封官许愿拉拢人心。大会第二天,吴长江找胡、杜二人谈判,且仅允许他们二人进入会议室。

据说会议室摆了些明晃晃的器械,二人不签字就不能离开。最终,胡、杜二人只能签字同意,每人领走八千万走人。至此,吴长江对雷士100%控股,之前因与胡、杜产生分歧而出走的吴长勇也回归雷士担任副总裁。雷士从此姓吴。

雅虎 股权之争

马云通过与雅虎的交易,达到了股东以及持股标的两个层面的化零为整……马云的设想是好的,但麻烦随之而来。持有阿里巴巴40%股份的雅虎显露“坐大”之势。

雅虎是阿里近10年来的发展过程以及此次上市过程中最绕不过去的一家公司。阿里最大的融资、业务的拓展、股权的变化、控制权之争,以及随之引出的合伙人制度,都与这家没落的互联网贵族雅虎有关。1995年,马云是浙江一个赴美贸易代表团的英语翻译,任务结束后,马云在美国朋友的家中第一次接触到了互联网。当时马云打开电脑进入一个叫雅虎的搜索界面,输入了“BEER”(啤酒)。马云发现,互联网上可以搜到的中国信息非常少,于是回国后就创办了中国黄页。这是马云与雅虎的第一次“照面”。

后来,在投资人日本软银孙正义的牵线搭桥下,马云与雅虎创始人杨致远成了好朋友,再到后来的2005年,雅虎以10亿美元以及雅虎中国业务入股阿里巴巴,换取了阿里巴巴40%的股份以及35%的投票权。

这是阿里巴巴15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融资,不过这次融资并不像文字表述得那么简单,更像是马云及其团队、雅虎、软银三方之间关于阿里巴巴股权的一次梳理。而这次交易也为此后数年阿里巴巴控制权之争埋下了隐患。

这个交易在中国互联网融资历史上的复杂程度可谓“前无古人”。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交易完成后出现了四个影响:1.阿里除软银之外的前三轮投资人彻底套现退出;2.软银也获得部分套现,还继续持有阿里29%的股权;3.雅虎支付的10亿美元,大部分被阿里前几轮投资人套现瓜分;4.阿里形成三足鼎立的股东构成:雅虎持股40%,马云及其团队持股31%,软银持股29%。

简单地说,马云通过与雅虎的交易,达到了股东以及持股标的两个层面的化零为整。比如阿里巴巴的股东从原来的多家投资人形成了三足鼎立,而外部投资者统一持有阿里巴巴集团的股票,不再持有阿里巴巴集团旗下例如淘宝网等子公司的股票。

马云的设想是好的,但麻烦随之而来。持有阿里巴巴40%股份的雅虎显露“坐大”之势,尤其在阿里巴巴B2B业务2007年在香港上市之后,雅虎方面几乎取得了这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而在经营管理方面,马云及其团队与雅虎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大,马云开始寻求从雅虎手中回购股票,但屡遭拒绝。

马云开始重新思考公司的治理结构和制度安排。2012年,阿里宣布,向雅虎支付63亿美元现金、8亿美元优先股、5.5亿美元现金的知识产权许可费,总计76.5亿美元代价,向雅虎回购其所持阿里股权的一部分,即大约20%左右的阿里股份。并且未来阿里巴巴集团上市时,有权优先回购雅虎所持有剩余股权的一半,前提是阿里巴巴需要在2015年12月底之前完成上市。而为了筹集支付给雅虎的总计68.5亿美元现金,马云先后引进了国开金融、中信资本等国资背景的财团,以及博裕资本等被外界视为背景深厚的私募股权基金。至此,阿里巴巴形成了新的股东构成:软银34.4%,雅虎22.6%,马云8.9%,蔡崇信3.6%。

关键词:控制权

雷士控制权之争

2012年5月25日,吴长江被毫无征兆地“因个人原因”而辞去了雷士照明一切职务,而接替他出任董事长的则是软银赛富的阎焱,接替他出任CEO的则是来自于施耐德的张开鹏。

此次事件伊始,吴长江与阎焱口风一直保持一致,双方均在微博表示内部没有任何矛盾。直到在6月19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中,吴长江提议其弟吴长勇担任雷士董事这一议题被彻底忽略。吴长江对媒体表示自己“不想下船,但被逼下船”。

7月12日,阎焱及其他雷士董事会成员面见雷士的管理层、经销商、供应商代表。在会议现场,员工代表和经销商提出的相同要求包括:第一,要改组董事会,不能让外行领导内行;第二,要让吴长江尽快回到雷士照明工作;第三,让施耐德退出雷士照明。

这次地震断断续续持续了整整一年。雷士照明2013年6月23日晚公告,该公司创始人、现任CEO吴长江已于6月21日的股东大会上当选执行董事。吴长江通过引入王冬雷,重新回到雷士照明。这意味着,历经一年,吴长江正式重返雷士董事会。

2014年8月8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董事会通过决议罢免吴长江的首席执行官(CEO)职务,由董事长王冬雷接替。王冬雷表示,吴长江涉嫌为其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进行利益输送,同时,他嗜赌成性,欠下4亿元的赌债。

8月11日,吴长江在重庆、王冬雷在北京各自召开媒体见面会,随着昔日合作关系的“撕破”,一场决战近在迟尺。据报道,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和大股东王冬雷同时选择在8月11日下午召开新闻发布会,前者在重庆,后者在北京,一南一北进行隔空喊话,吹响决战前的冲锋号。

在吴长江与阎焱,吴长江与王冬雷多番斗争中,如外界所料并不是双赢的局面:雷士照明在经历去年管理层动荡,今年的“内斗”,为期如此之久的不确定因素之后,元气大伤,其供应、渠道、员工体系受到的创伤不言而喻。合伙人制度 控制权之争

合伙人制度是阿里巴巴上市过程中马云最纠结的一环,也正因此,阿里放弃了上市地点的第一选择——香港。

在杭州城西区块,有一个叫做湖畔花园的高档小区,兴建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当时一度是杭州最奢华的楼盘。直到现在,小区的老居民还津津乐道于马云曾是自己的邻居。1999年,马云带领“18罗汉”在湖畔花园的家中筹资50万开始创业,而现在湖畔花园小区的名字则出现在阿里巴巴的招股书、甚至阿里巴巴的制度规章当中,这些都因为马云将自己创立的合伙人制度命名为——湖畔合伙人制度。

对公司的控制权是马云一直很在乎的事。2005年雅虎持有40%股份之后,马云多次试图赎回阿里股权,但均遭拒绝。最终在软银以及国内资本的帮助下,阿里收回了雅虎手中将近一半的股份,而强势的马云还要求各家股东将大部分投票权授予马云以及阿里高管团队,以保证管理层对公司的控制。为了将这种形式从制度上确定下来,马云推出了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

毫无疑问,合伙人制度是阿里巴巴上市过程中马云最纠结的一环,也正因此,阿里放弃了上市地点的第一选择——香港。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简单点说就是马云希望通过合伙人制度,保证公司创始人及高管团队对阿里巴巴的绝对控制,这与港交所的同股同权、大小股东一视同仁的原则相违背。

按照阿里巴巴最新的招股书,目前公司共有30位合伙人,其中马云和蔡崇信为永久合伙人,合伙人拥有推荐提名董事会成员的权利。目前,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共有四人:阿里巴巴的马云和蔡崇信、日本软银的孙正义以及代表雅虎的杰奎琳·雷瑟斯。根据招股书,在上市之后,阿里巴巴董事会将扩充至11人,其中马云、蔡崇信、陆兆禧和张勇四人作为执行董事进入董事会,阿里最终将在董事会当中拥有6个席位,拥有绝对控制权。

按照合伙人制度,阿里巴巴将呈现出马云心目中理想的上市公司自上而下的治理结构:马云、蔡崇信—阿里巴巴合伙人团队—董事会—股东大会。实际上,在美国该种“以小控大”的双重股权结构设置常见于科技类公司,像谷歌及Facebook均采用类似的治理结构,原因是公司创业初期进入的新股东,摊薄了公司创始人的持股量,但公司创始人希望增加投票权以确保在董事会的决策地位。

关键词:信义

兄弟情、绝配不再有 信义之争

2000年,在雷士品牌销售额不断上升的时候,吴长江决定开专卖店。当年7月,雷士公司的一家经销商在沈阳设立了第一家雷士照明品牌门店。资料显示,一年以后,雷士照明的专卖店增加到十几家。

在得到经销商反馈挂雷士牌子的店比不挂雷士牌子的店销量更好之后,更多的经销商加入了开设专卖店的行列之中。雷士照明也成为我国最早通过品牌门店推销和销售产品的照明公司之一。

吴长江表示,很多经销商都是和他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后来,“兄弟”成为吴长江用来称呼与其一起打造雷士照明的人。

雷士照明高级副总裁兼国内事业部总经理殷慷曾称,吴长江的分享精神,促使经销商们愿意为他卖命。在管理上,雷士照明会派雇员到经销商处,担任主要管理职务,协助管理经销商的运营和销售活动。这些雇员的工资由雷士照明支付,其还能起到监察和监督经销商日常经营和管理的作用,另一方面,还能协调雷士照明和经销商之间的关系。这被业内认为是雷士照明管理渠道的一种创新模式。

雷士照明与经销商们建立的销售渠道,被认为是雷士照明竞争对手的重大和特殊的进入障碍。此前与吴长江处于“蜜月期”的王冬雷曾多次表示,其当初选择和雷士照明合作,就是看中雷士照明强大的渠道和市场营销能力。

懂技术的王冬雷与懂市场、擅长销售的吴长江,一度被认为是“绝配”。

然而正是这样的好兄弟与“绝配”背叛了吴长江,经销商绝大多数同意,8月29日,雷士照明的股东大会,95%的股东通过了“罢免吴长江的董事职务及其在公司任何董事会下属委员会的职务”的决议,表明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作为原“雷士系”高管的最后一个在雷士照明及其附属公司董事会中的人,也被彻底从雷士照明中清洗掉。吴长江的三次“下课”无不让人怀疑他本身的诚实度有多高,至少他本人是跟人合伙不了的,所以企业在选择投资者时,选对人十分关键,最重要一点就是这个投资者的投资目的和企业自身的目标是否一致,所以,作为企业老板,尤其是企业创始人一定要做好这门功课。应晓得不是一切投资者都适合你。切记不能短视,否则你会追悔莫及。

支付宝事件 信义之争

马云称,拆分支付宝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时间会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尽管如此,外界还是对马云的诚信和道义报以一些质疑。

阿里巴巴与雅虎之间的紧张局面在2011年的“支付宝事件”中达到顶点。当年6月,马云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集团拆分出来,注入自己及阿里巴巴高管团队控制的一家内资公司。

马云的这一决定引起轩然大波,当时的第一大股东雅虎认为拆分支付宝这一决定没有经过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的正式批准,这也使得阿里巴巴集团的价值被压缩。马云当时解释拆分支付宝时称,做出这一决定是为了绕开央行支付行业外资禁入的监管措施,只有这样才能让支付宝获得在线支付牌照。

支付宝事件的问题核心在于马云和阿里做出拆分支付宝决定时有没有获得董事会的同意和正式批准。当时阿里董事会有四人,马云、蔡崇信、雅虎杨致远、软银孙正义。马云当时曾对媒体说,拆分支付宝四个人开过很多次董事会商量。据马云的说法,到了2009年,董事会有一份会议纪要:授权管理层采取措施获取支付牌照。而在2011年正式拆分时,马云坦承当时确实没有达成一致协议,“可是第二天就要交申请支付牌照的报告了,我能怎么办?”马云称,拆分支付宝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时间会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尽管如此,外界还是对马云的诚信和道义报以一些质疑。

拆分支付宝不久,阿里就与雅虎、软银两大股东达成了一个协议:即支付宝将继续为阿里巴巴集团及其相关公司提供服务,同时阿里巴巴集团也将获得支付宝母公司给予的合理经济回报。回报额为支付宝在上市时总市值的37.5%(以IPO价为准),回报额在20亿-60亿美元之间。这个协议在今年8月阿里第4版招股说明书中做了更新:阿里巴巴集团将获得37.5%的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税前利润;一旦小微金服上市,阿里巴巴集团可以选择“利润分享”终止,从而一次性获得IPO时小微金服总价值的37.5%。在新的协议中各方还约定,小微金服IPO时的估值需超过250亿美元,融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这就意味着,按37.5%的比例计算,阿里巴巴集团可以在小微金服IPO时获得的一次性现金回报将不低于93.75亿美元。

新协议把利润获取的对象从支付宝“扩容”为小微金服。据了解,目前的小微金服除了支付宝以外还拥有中小企业贷款、天弘基金及余额宝、招财宝、众安在线保险,并且将参股阿里网络银行。这也是在小微金服上市前,阿里从其税前利润由之前的49.9%调低至37.5%的一个基础和原因。

并不在此次上市盘子当中的支付宝,却在阿里上市当中受到外界这么多关注,主要是它太值钱了。有机构预测,阿里小微金服集团目前的市场估值接近1000亿美元,未来的业务想象空间比此次上市的电商业务要大很多,可以说是阿里巴巴旗下最被看好的业务。也正是基于此,在阿里巴巴集团上市之前才再一次提高了支付宝对阿里巴巴的协议“补偿”。而在9月9日阿里IPO全球路演的首站纽约,马云主动提及支付宝事件,再次表示时间会证明这个决定。

总结:吴长江十年的三兵变,每一次都带来伤痛,雷士三次内斗,内耗严重,各方利益均受影响,也不难理解一直支持吴长江的经销商为何会选择倒戈,而马云所带来的阿里巴巴并不是说一帆风顺,但透过上面的对比,我们就知道,马云比吴长江的处理方法高明了不知多少倍,吴长江真的不妨跟马云学学再来管理公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