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0755-32882616   公司简介 - 委托交易 - 收费标准 - 汇款方式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站点地图

设为桌面图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 IC型号 | 黑名单

行业资讯: 行业动态 | 新品推荐 | 行业知识 | 行业统计 | 市场分析 | 政策法规 | 展会信息 | 财富品味 | 企业管理 | 国内企业 | 国外企业
   当前位置: IC37首页 > 行业资讯 > 市场分析 > 谁能破解中国的无“芯”之痛呢?

谁能破解中国的无“芯”之痛呢?

类别:市场分析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消费国,我们一年制造11.8亿部手机,3.5亿台电脑,1.3亿台彩电,牢牢占据世界第一。但遗憾的是,当中90%的芯片都是依赖进口,2016年,中国集成电路的进口总额高达2271亿美元,出口却只有693.1亿美元,进出口逆差达1613.9亿美元。中国在半导体行业对进口的高度依赖,给国内电子信息产业安全带来了极大隐患。为了推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2014年6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正式出台,千亿元规模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集成电路产业头一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谁能破解中国的无“芯”之痛呢?通过“买买买”缔造芯片帝国的紫光集团也许是齐总一个好的选择。

缺“芯”让中国终端产业失去话语权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围绕在智能手机等智能终端领域的关键词是“涨价”,国产的千元机均纷纷涨价100元,这是史上首次千元机的涨价潮。当中主要的原因是以手机内的DRAM和NAND Flash为代表的手机必要零部件涨价造成的。业内人士接受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采访时说,芯片占手机成本的比重应该在20%左右,2016年芯片价格大涨15-20%,而目前全球80%的存储芯片市场份额都掌握在几家韩国企业手中,SK海力士去年第四季度的利润高达13亿美元,同比大增55%,他们的涨价也导致手机厂家不得不涨价。

目前全球70%的手机都产自中国,中国每年生产11.8亿部手机,除了有少数企业可以生产DRAM外,还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生产NAND Flash这种重要的手机存储芯片,因此不得不受制于人。眼下,有一个人正紧锣密鼓地布局生产我们自己的“中国芯”。

赵伟国:并购能够快速切入产业

紫光集团这几年风头正盛,其疯狂的国内外并购,迅速筑起芯片帝国的模式,让人叹为观止。

从2013年,赵伟国领导的紫光集团将目光锁定在芯片产业,开启了一轮又一轮并购。先是斥资18亿美元完成了芯片设计公司展讯通信的私有化,又拿出9亿美元将锐迪科收入囊中;这两家擅长设计手机的中央处理器芯片,由此让紫光从手机芯片的门外汉一跃成为全球基带芯片出货量第三大设计公司,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和高通、三星一争高下。

但初战告捷的赵伟国并没有停止扩张的步伐,因为这离他打通芯片设计、加工、封装,建立一条完整的芯片产业链的目标还相去甚远。因此在2015年5月,紫光集团宣布将以23亿美元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通信51%的股权。这一连串的行动让整个行业都为之震动。

但赵伟国并不满足于此,他在酝酿更大胆的计划——自主研发,实现存储芯片零国产的突破。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认为,通过并购,中国可以快速切入相关的集成电路相关的市场,并获得专利,这是一种非常高效的办法。

长江存储酝酿零的突破

赵伟国认为,你不需要为存储打造生态,你只要让它做得足够好,这个按照标准的这种技术结构做出来,它就可以卖掉的。从国家产业和战略安全方面看,这是一个巨大的国家需要,对企业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于是在2016年7月,看准时机的紫光集团携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和湖北省当地资金,在武汉光谷产业园投资240亿美元,打造中国第一家存储芯片生产商——长江存储。存储产业是一个投资巨大的产业。

根据介绍,要建一个存储芯片厂,至少要投资100亿美元。按照长江存储240亿美元的投资额来计算,相当于每平方米花费20万人民币。为什么会这么贵呢?从设备上的投资我们可见端倪。在一个存储芯片厂,单台设备的价格从700万到10个亿人民币不等,设备投资要花去总投资额的70%-80%。

赵伟国更表示,在它的核心区,每平米的投资超过3万美金。3万美金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300张一百美元的钞票一平米是铺不下来的。它比美元还贵。

也就是说,建一家芯片工厂甚至比美国最先进的航空母舰造价还要高出一截。不过,和造型巨大的航母截然相反,存储芯片的生产恰好贵在一个“小”字上——有多小呢?人体中的红血球直径是8000纳米,而14纳米的晶体管,如果要精确到能在一个红血球的直径上,只能排列500只。

为了推动长江存储的技术开发,赵伟国把台积电的前厂长高启全拉至麾下,从32层 3D NAND入手,攻克存储技术难关。尽管赵伟国特意将台湾存储芯片之父高启全请出了山。但32层的3D 产品却已是明日黄花。比如韩国海力士2016年就已开始量产和销售48层的产品,并计划在2017年内提升到72层量产;美国美光已于2016年底将64层产品送样,2017年计划逐步进入量产。这意味着高启全的团队还要接着追赶。

高启全表示,我们32层的256GB的产品,在每一层会有10到十个十次方的孔,大概还不到我一个指甲那么大。在这家芯片工厂的产品研发实验室,我们看到了历经两年研发制作而成的256G容量的芯片样品。在不足一元硬币大的芯片上,容纳了32层、一层10的10次方个晶体单元,可见当中的技术含量多高,这也是中国存储产业跨出的重要一步。

长江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副总监霍宗亮表示,今天长江存储从32层起步,接下来还可以做64,96,128,144层,甚至到200层都是可以的,关键的是在32层的时候掌握方法论,其他的推进就是水到渠成。

多方出击的紫光集团面临巨大的融资压力。为了撬动数千亿人民币的资金,赵伟国首先计划定增股票,这样可以募得100亿元左右的资金,然另辟融资途径,先是和国家开发银行签署了1000亿元的芯片业务融资协议。此外,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机构华芯投资也准备对紫光意向投资人民币500亿元左右的资金。随着资金的增多,赵伟国雄心勃勃要在芯片行业切一块更大的蛋糕。

但巨大的投入,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这几年,全球的芯片产业都在萎缩,唯有中国在成长。

我们也需要看到,由于芯片产业建设是一个长期的投资,且并不是一个企业能做到的,需要企业的联盟,括华为、中兴、紫光集团、中芯国际在内的27家国内芯片龙头已经组成了“中国高端芯片联盟”,产业协同效应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