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发布采购 管理采购信息

NAND市场价格走低调整产能与去库存后 第三季度市场有望回暖

时间:2019-8-15, 来源:互联网, 资讯类别:市场分析

导读: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存储市场便开始出现下滑的迹象,而到了2019年,该趋势依旧蔓延,这导致原厂库存高企,也造成了NANDFlash市场价格不断萎靡。但在近期,借由东芝内存工厂停工的契机,加之日韩贸易争端的影响,NAND Flash的报价开始回升,这对于整个市场而言将会带来何种影响?意味着跌势止步还是昙花一现呢?《华强电子》记者带着相关问题走访了几家代表性NAND Flash厂商,试图解读他们对于市场风云的应对之道。

据相关调研机构报告显示,消费类NANDFlash价格在2018年大跌65%之后,截止到今年6月份,2019年消费类NAND Flash综合价格指数跌幅已达到30%。而存储器市场本身就难以预测,尤其还处于产业周期性下滑的状态市场杀价截胡是常态,这也导致企业获利减少,甚至亏损。据相关数据统计,2019年首季度整体NAND Flash销售额为107.5亿美金,环比减少23%。

群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健成认为:“NAND市场已长期处于供需失衡状态,价格也跌破原厂成本价,主要供应商都不愿再看到市场失序。群联在3月份时已经大举备货,当时已发现东芝等主要NAND芯片厂开始减产,后续还有美光、威腾等厂商跟进。”

潘健成还补充到:“先前NAND Flash价格走低,主要是市场上库存水位高带来的压力,但第3季有传统拉货需求,加上第1季减产产生的效应,逐渐在第2、3季开始发酵。因此第3季的NAND Flash市况并不差。”

面对市场当前的高库存,Wallace C.Kou认为:“目前NAND业界依然存在大量库存,因此NAND厂一方面要控制产能,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找到去库存化的出口。NAND不同于其他内存如SRAM、DRAM,NAND一定要搭配主控才能作为产品,因为如果没有主控搭配这些NAND,那供过于求的情况只会更加恶化,这对整个NAND的产业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因此,SMI作为闪存主控的领导厂商,我们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包含IC及FW,在这样的时期,我们会跟各家NAND厂紧密搭配,确保我们从SSD,智能手机中的eMMC/UFS存储,到闪存卡与U盘中的主控都能稳定的搭配各家产出的NAND,让我们的NAND厂伙伴能快速地去化他们的库存,同时也把产品提高到新的层次,一起共同面对产业的挑战。”

由于SSD与NAND Flash的紧密关联,因此,从SSD的市场走向,可以侧面反应出NAND的市场需求,Wallace C. Kou表示:“尽管我们看到消费型SSD的市场在上半年有提升,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体会到SSD的好处,也有更多的PC厂商,在笔记本出货的时候,就搭配SSD而不是机械硬盘,但SSD这样的增长规模似乎还是无法扭转NAND供给大于需求的情况,加上5G市场往后延,解决时间也会拉更长。”

至于NAND市场将何时扭转,Wallace C. Kou表示:“等到这波影响经济不确定的因素消除后,消费者的疑虑消失,递延的消费需求会在那个时候爆发开来,消费性电子产品通常会同时使用到DRAM与NAND,这时候才会让NAND与DRAM的价格趋势扭转过来。”

不过相比于慧荣方面的谨慎,群联则显得更为乐观,潘健成认为:“自七月以来,NAND Flash现货价格已经涨约超过一成,理性来看,未来还有20%~30%的上涨空间。并且如果未来受到外部的持续干扰,价格上涨5成也并非不可能。”

从结果上来看,随着日本管制氟化聚酰亚胺、氟化氢、光阻剂等三大电子业关键耗材影响蔓延开来,三星也抬升了NAND Flash的报价,中国台湾地区的威刚、十铨等厂商都把自己旗下的SSD产品涨价10%至15%。群联甚至已停止报价,并优先支援旧客户,后续SSD产品的涨幅预期将超过二成。

这也是首次因为贸易战而导致存储器价格上涨,但是毕竟下跌态势已经持续良久,同时对于氟化氢而言,中国大陆及台湾都有许多厂商可以供应,如多氟多、滨化股份等。而光刻胶虽然被日企牢牢把持在其手中,但光刻胶相比氟化氢更易存储,同时生产光刻胶的厂商如JSR、信越等都在日本海外有生产基地,大多数3DNAND所使用的光刻胶都来自于这些日企海外工厂,从这里进口并不受日本出口管制,因此长期来看影响并不会很大。


资讯分类
相关新闻
会员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