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发布采购 管理采购信息

苹果落地本土生产,印度的目标是成为电子制造业的领导者

时间:2020-6-5, 来源:互联网, 资讯类别:行业统计

印度喜欢美国企业,尤其是对苹果有着更为友善、更急迫希望苹果在印度投资设厂的心态。

当下的印度,对强烈发展电子制造业的野心从不隐匿。连续多年出台鼓励电子制造业发展的相关制度、国家提供资金鼓励外资电子制造业在印度设立工厂、对苹果和三星这类制造企业有明显的偏好。

这三个特征成为持续性时,BC817-16LT1G没有人会否定印度对电子制造业的渴望。尤其疫情特殊时期,在全球经济都受到重挫时,不能独善其身的印度更需要从长计议未来的经济发展战略和模式。

显然,电子制造业是他们最为倚重的路径之一。这与印度政府最近十年倡导的发展模式是一致的。所以,请进来、走出去是印度当下发展电子制造业的基础模式,也是最为切实可行的。

6月初,印度电子与信息技术联盟部长Ravi Shankar Prasad宣布了三项新的电子制造指南。这些指导方针旨在促进本地制造业并吸引外国投资,这三项计划金额约五千亿卢比(约合七十亿美元)。三项计划分别为:大规模电子制造的生产关联激励计划(PLI)、促进电子零件和半导体制造计划(SPECS)、修改后的电子制造集群(EMC 2.0)。

印度官方媒体报道说,这三项新计划有望吸引大量投资,到二零二五年将手机及其零部件的产量提高到约一千亿卢比,并创造约五十万个直接和一百五十万个间接就业机会。

为什么印度更喜欢苹果?

引人注意的是,印度这项计划中,最初,政府将为此计划选择五个全球和五个印度智能手机品牌进行扶持,虽然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宣布入围企业名单,但印度官方期望苹果成为其中的一员。

对于入围者,印度政府的奖励举措是,作为PLI计划的一部分,政府将在基准年后的五年内,对印度制造的商品的增量销售提供4%至6%的奖励。

通过SPECS,印度旨在为电子元件,半导体、显示器制造单元的资本支出提供高达25%的激励。此外,该计划还促进了现成工厂(RBF)棚屋和即插即用设施的生产,以确保无缝部署。

如果仅从上述三项政策来看,对苹果似乎并无优待,这是基于印度整体电子制造业的发展给出的举措。但是,观察印度电子制造业,以及对全球电子业巨头的态度,需要从全局观察,需要从过去一两年审视印度政府对企业的态度,才更加能说明问题。

苹果手机在印度销量并不是最高的,但为什么印度政府对苹果更有青睐之心?

首先,印度政府拟定的一些条款,由于苹果的反对而不得不放弃,这一切似乎都是在为苹果铺路。

5月30日,印度媒体报道说,印度政府已经放弃了有争议的条款,包括对从中国和韩国引进的工厂和机器进行评估,这些条款主要遭到苹果的反对,为iPhone制造商以及三星、富士康、Oppo、Vivo和伟创力等其他公司铺平了道路。

印度坊间消息,iPhone反对的原因是对某些条款提出了担忧,认为可能会影响苹果及其合作伙伴在印度设立工厂的利益问题。尽管未有公开透露iPhone所担忧的具体条款是什么,但印度政府因此而放弃有争议的条款,这一动作表明印度政府对苹果的态度可见一斑。

其次,印度正试图吸引美国投资,而苹果是美国乃至全球电子制造业的代表。吸引苹果及其合作伙伴落地印度,对于印度整体电子制造业会有极大提升。

印度政府目前正试图吸引更多的美国投资,而苹果不仅仅是电子制造业的一张名片,而且基于苹果还能建立完善的产业链。苹果在印度设立工厂的本质,不是苹果自身设厂,而是将苹果在全球的合作伙伴移至印度。

或许不是全部移师印度,但至少会有相关生产线随苹果移至印度,这正是印度政府当下最需要的。苹果入驻,不仅仅有标杆意义,更能激发印度在电子制造业的欲望和激情。

印度电子制造业“大跃进”的市场基础

发展电子制造业,是印度摆脱农业依赖、摆脱电子制造业低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是提升印度经济和科技能力的重要标志,更是印度国家的中长期目标。

印度消费电子制造业的“大跃进”是有一些基础的,而非不切实际的。

在市场表现方面,消费电子的强劲给印度政府吃下了定心丸,看到了发展消费电子产业的迫切性和前景。二零一四年,印度制造的手机在全球市场份额为3%,2017年时这一比例上升到11%,增长速度可见一斑。同时在2017财年内,印度智能手机的进口规模下降了近一半,这说明印度国内的产能不断提速,稀释了进口数量。这些表现,正是印度发展消费电子的支撑和依据。

在国家政策层面,其实印度早在10年前就制定了相关政策,应该说印度在发展消费电子产业方面还是有一定的洞察力。大约2011年前后,印度政府出台了刺激电子制造业的补贴举措,名为M-SIPS(特殊奖励计划),这一计划和中国的五年计划类似。

这项计划的实行周期是2012年至2018年。印度政府承诺采取多种激励措施,包括对特别经济区(SEZ)给予20%的资本补贴,对非经济特区给予25%的资本补贴,非经济特区单位的资本设备的反补贴税或消费税的补偿。对于一些高资本项目,还提供了中央税收和关税的补偿。激励措施适用于整个制造价值链中的29个电子垂直行业。

在就业方面,消费电子制造业的兴起给印度就业带来了很好的契机。由于人均收入相对较低,目前单纯从制造业硬支出看,成本要低一些。但有一个条件不能忽视,印度在某些方面会导致企业的灰色成本大大增加。

二零一八年印度移动电子协会表示,印度过去四年里有120多个新制造部门在手机行业创造了约45万个就业岗位,这主要得益于“印度制造”运动、对进口设备和部件严格征收关税的阶段计划。

从人力资本看,印度薪酬体系有优势。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时印度正式雇员的平均工资是13562卢比,折合人民币为1310元,相当于中国80年代中后末期的人均收入水平。

不过,这不能完全说明印度制造业的成本低。因为印度的商业活动,有很多隐性灰色的成本支出。而且,由于每个邦之间相对独立造成政策不尽相同,因此仅从人均工资看制造业的成本优势并不客观。

在产业链层面,虽然印度消费电子产业相对于中国并不成熟和完善,但他们很多做法在模仿甚至有的超越中国。目前,印度政府聚焦于消费电子生态链的打造,这是印度加快消费电子业的迹象。

莫迪连任之后,继续推进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以及雄心勃勃的“国家制造业政策”。

进入2020年,印度政府将要推广20多种零部件制造生态系统,而不仅仅是制造手机。这可能是一项超越利息补贴和信用违约担保的总体政策,它将超出MeitY(电子和信息技术部)的范围。因此可以想像,印度基于消费电子打造的生态系统已经有了清晰的目标和商业版图。

在税收方面,印度政府体现了“一松一紧”政策,这更加有利于印度消费电子制造业通过时间差,为自己赢得缓冲的机会。

印度政府有更大的野心和清晰的商业目标。他们更会权衡发展印度电子制造业时的国家利益和集团利益关系,更懂得如何收放拿捏。在税收政策上,“一松一紧”将他们的意图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松”指印度政府针对本地制造业的发展,给出积极的财政政策。比如减税、补贴、土地优惠等各种政策。大约从2012年以来,每年印度都会出台针对消费电子制造业相关的优惠举措。

“一紧”指印度政府为鼓励本土制造,针对进口电子消费产品提高关税。今年一月初,印度又释放出征收关税的信号。据悉,印度计划对超过50种商品提高进口关税,这些商品包括电子电器产品、化学制品和手工艺品,受影响的会是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价值五百六十亿美元的进口商品。

受困疫情,一切都会有变数。根据原计划,印度政府今年的目标是,2020年制造业占GDP的25%。不过,这一目标应该基本不会完成,当然,这是全球的共性问题而非印度个案。

印度政府的目标不会改变。印度政府希望吸引大规模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到印度,到2025年将印度以外的出口额从目前的不足三十亿美元提高到超过一千亿美元。

印度媒体刊文显示,印度政府智库Niti Aayog首席执行官Amitabh Kant在谈到上述70亿美元的资助计划时说:“这些计划将帮助印度完全自力更生并打入全球市场,这将带来全球价值链,并使印度成为电子制造业的领导者。”

不满足于生产制造、不满足于生态链建设,而是成为电子制造业的领导者,这是印度制造业雄心万丈的“印度梦”。

现在,印度抓住了电子制造业的领先者——苹果,所以他们希望牢牢抓住苹果,将生产转移至印度。对苹果来说,完全转移显然是不可能的。

中国所具有的优势,印度并不具备。但印度媒体报道说,在未来五年内,苹果通过合同制造商的制造业收入将达到约四百亿美元。一旦如愿,iPhone制造商可能会成为印度最大的出口商。


资讯分类
相关新闻
会员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