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ic37.com |
会员登录 免费注册
发布采购

三月份5G通讯推广应用,5G的应用场景模型与4G不同

日期:2021-3-5 类别: 阅读:1060 (来源:互联网)

中国联通张云勇:5G消息将在三月份发布。张云勇:现在全国有300多个城市已经实现了地市级和重点城市的联网。类似地,在一些偏远山区,可考虑采用较低的频带,以降低部署成本,例如,四家运营商共享一个700MHz频带,共同建设一个单一的网络,可大大降低部署成本和建设难度。

中国联通产品中心总经理张云勇在两会期间提交了两份5G提案,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5G的爆发已使中国新的基础设施和数字经济建设提前六到七年,今年中国将新增5G基站70万个左右。

当前,中国已实现了地市级和300多个城市主要热点的全覆盖,5G向县城和乡镇热点延伸,在广大农村地区,他建议共享低频“黄金频段”,以降低5G网络部署成本和建设难度。

应用生态的培育需要一个过程,5G消息备受关注,目前5G已经实现了互联互通,预计3月份会有一系列的小规模的推广和试点。

年内建成5G基站70万台。

现在,国内已经开通了近72万个5G基站,占到了世界5G基站总数的七成左右,为什么中国5G基站遥遥领先世界?预计国内5G基站今年会有多大规模?

中国联通张云勇:5G消息将在三月份发布

张云勇:首先,从系统设备制造商的角度来看,BD536目前世界范围内的大型企业中,有两家是在中国:华为和中兴,其中一些设备制造商已经登上了世界科技的中心。该机型采用主流3.5G中频,频段也不错。

第二,中国数字经济转型的决心和毅力是巨大的,目前中国数字经济的比重约为40%,相对于未来预期,还有相当大的空间,5G的发展与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方向高度吻合,因此中国加快5G建设的紧迫性更强。

五G基站是建设网络强国、促进新型信息消费的基础,根据国家发改委的统筹规划,中国正在加快五G精品网络建设,去年已建成七十万个基站,按照既定计划,今年还将新增七十万个基站。

记者:在中国,有72万个5G基站被覆盖的情况如何?4家运营商各占多少份额?

张云勇:现在全国有300多个城市已经实现了地市级和重点城市的联网。今年,一方面,我们将进一步优化城市5G覆盖,另一方面,我们将5G应用推广到一些县、镇的热点地区,如旅游、高铁等场景覆盖。

现在的基本格局是联通、电信大概半个出头,移动、广电还不到一半。例如,去年5G基站就超过了700万个,而电信联通总共达到了330万站。

记者:实现4G覆盖需要建设多少5G基站?预计的投资规模如何?

根据国家发改委此前的规划,5G要想实现4G旗鼓相当的覆盖,大约需要几百万个基站。

但是,5G的应用场景模型与4G不同,不能简单地从4G基站的数量来推算5G的建设规模。将来5G在中国的应用将是“基于具体需求的casebycase”,我们将根据具体需求为垂直领域的企业建立基站。

在投资方面,目前联通、电信、移动、广电三大运营商正在共建共享,四大运营商每年投入的资金达到一两千亿元。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将按此规模发展。

5G“黄金频段”推荐分享

记者:目前,5G在农村等非人口密集地区仍处于盲区,经济发展与普及程度如何平衡?

张云勇:农村地区人口密度低,短期内不能像城市5G那样采用热点密度部署,5G盲区依然存在。

首先,不能简单的“一刀切”,说农村没有5G需求,实际上很多农村都存在着5G非常旺盛的需求。第五,融合人工智能等技术,将推动农业现代化高速发展,使更多的农村劳动力得到解放。

二是农村5G网络建设适度超前,"路来等车"也很必要。

类似地,在一些偏远山区,可考虑采用较低的频带,以降低部署成本,例如,四家运营商共享一个700MHz频带,共同建设一个单一的网络,可大大降低部署成本和建设难度。

在典型的农村地区,要达到相同的覆盖效果,需要有700MHz的基站,需要有1/5个2.6GHz,1/6GHz3.5GHz,1/9个4.9GHz。如能建立5G网络,其覆盖范围可与现有4G网络相媲美,则700MHz比3.5GHz可将无线设备及光缆、传输系统等建设投资减少1900亿元左右,每年可节约电费、租金等运营成本200亿元左右。

记者:我国700M频段已分配给中国广播公司,这一频段目前的利用率如何?无线电和手机配合得如何?你觉得国内5G的低频资源储备布局应该尽快展开,在低频领域,中国有什么潜力可以释放?

张云勇:首先,700M频段还没有分配,整个频段是70M频段,分配给广播电视的只有一个。可以考虑将低频带宽分配给运营商,也可以将带宽分配给广电公共接入网或联合接入网,实现网络间的互通和互操作。

目前,我国广播电视与移动电视共建共享仍处于前期建设阶段,深度合作才刚刚起步。

就低频而言,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已开始释放类似600MHz的低频资源。“我们呼吁像无线电管理委员会这样的机构来研究使用这一频率的可行性。目前这一频段主要分布于军队和其他无线电部门,可能需要进行清频,对5G而言,600M频段无疑更为“黄金”。

怎样看待当前5G面临的高投入,高消耗,高运营成本?这些问题该怎么解决呢?能否介绍一下目前四大运营商共建共享的情况?如何看待5G投资的回报情况?

张云勇:对于一个基站来说,5G比4G消耗的能量多2-3倍。事实上,5G建设中的“共建共享”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得到了解决,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出台了5G建设配套政策,在一些地方建基站可以获得1万元的补助。经营费用过高是一个结构性的复杂问题,需要国家发改委、国家电网等部门共同协调解决。

就投资回报而言,静态回报率并不特别高,因为从全球角度看,我们国家的投资组合是相对较低的;但从动态角度看,未来5G主要依赖2B应用和数据流。

三月份5G通讯推广应用

自从5G诞生以来,关于5G杀手级应用的讨论从未停止过,如何看待这样的说法和讨论?目前C端的应用情况如何?

张云勇:第一,应用生态的培育需要时间,比如VR,AR的体验成本效益需要进一步提高,这需要一个过程。

其次,毕竟5G标准刚被固化,冻结的时间很短,手机、网络、端网的配对还需要一个过程,但是总体上进展很快:5G从标准到系统,从部署到应用,整个速度快于实际预期。所以大家还需要对5G进行辨证理解。

除VR/AR、4K/8K等高清视频外,我们还在C端上开发了一些视频彩铃,目前已有上亿用户。另外我们在5G融合通讯方面也在发力,目前5G通讯已经实现了互联互通,今年3月份可以开展一系列小规模的推广和试点工作。

记者:5G应用前景更加广阔在B端,目前对B端应用的探索有哪些新进展?看看那条线?

张云勇:我个人比较看好煤炭行业监控、高端工业设备互联等领域,如商飞的6I互联,因为这些领域的需求比较坚硬,投资回报也很明显,5G将解决他们的实际生产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中国的工业水平已经从工业2.0到工业4.0,各个行业的发展参差不齐,我们主要针对与我们匹配的领域进行重点推广,其他领域则主要是通过标杆企业、灯塔企业进行试点示范。